• <acronym id="dmk7m"></acronym>
    <track id="dmk7m"><ruby id="dmk7m"></ruby></track>
  • <table id="dmk7m"><strike id="dmk7m"></strike></table>
      1. 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
        碳中和 新一轮产业大洗牌已经开始
        时间:2021-08-20   浏览:122次

        煤炭时代成就了日不落帝国,油气时代造就了美国,低碳时代会出现新崛起的强国吗?

        参透了历史的叙事主线,也许你就能明白中国加速推进碳中和的奥义。

        2021年的两会,对中国未来影响最大的或许不是房地产调控,也不是重设GDP增长目标,而是 “碳中和”。

        “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,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”,今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,再次强调了这个时间表的重要性,这是中国做出一个划时代的承诺。

        很少有人清楚这个deadline意味着什么。

        发达国家基本在上世纪就达到了排放峰值,它们有50-80年时间完成碳中和目标。而中国给自己划定的过渡期仅仅30年,而且工业化、城镇化仍在途中,这意味着中国又给自己出了一个misson impossible。

        回顾历史,过去四十年中,中国有好几次这样倒逼自己——1979年的改革开放,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,还有现在的碳中和。

        都是设定一个高目标,然后努力接近、达到甚至超出最终的设想。

        碳中和普通人也许只看到了节能减排,但是这却是国家战略的重要一跃,中国抢的是新能源技术时代的战略先机。

        这不是弯道超车,这是堂堂正正的直道超车。

        大国博弈,要的就是这个气势。

        新的世纪竞赛加速到来。

        低碳时代即将引爆新一轮工业革命。

        气候变化已经是全人类的生存危机,为了将温度上升幅度限制在1.5摄氏度以内,目前已经有超过120个国家、2/3的经济体加入碳中和的大转型中,主要经济体都承诺在2050年前后实现。

        这个趋势正在重塑全球产业链,催生出更多的“绿色低碳”新兴技术、产业和商业模式,推动传统产业的生产流程和技术路线发生深刻变革。

        发达国家煤炭消耗比例已经下降到30%-40%,美国低至20%,转型难度并不大。

        中国呢?因富煤缺油少气的化石资源禀赋,煤炭消耗比例还在59%左右。

        如果再花30-40年重复发达国家的能源转型老路,那时全球新一轮的产业布局、地缘政治重构和话语权分配已经结束,中国又慢人一步。

        事实上,国人都知道中国是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耗国,却可能不知道中国同时也是世界第一大新能源生产国。

        这不仅是一次能源革命,更是一场重塑未来全球经济秩序的工业革命。而中国早已在为未来进行着准备。

        从去年开始,双循环很热。其实,“低碳化”已深深嵌入双循环经济中。

        在外循环中,高碳产业在全球贸易体系中会加快失去竞争优势。

        大家很快就会看到,也许就在2021年,碳定价权博弈将会成为大国博弈的重要内容之一。

        所谓碳定价,就是对二氧化碳的排放量设置一个价格,通过价格信号来引导生产、消费、投资向低碳转型,方式主要是碳税和碳排放交易。

        目前各国的碳定价差别大,平均定价低。据 IMF 估算,全球平均碳价格仅为 2 美元 / 吨 。世行2020年的报告显示,全球碳价从低于1美元/吨二氧化碳当量到 119 美元 / 吨二氧化碳当量不等, 碳定价机制所覆盖区域的碳排放量中, 近一半定价低于10美元/吨。

        已实施碳定价机制的碳价 来源:世界银行

        中国试点的碳价大幅低于欧盟。为了保护欧洲企业的竞争力,欧盟为此提出了“碳边境调节机制”,简单来说就是要收“碳关税”,计划今年6月份宣布具体方案。

        “碳关税”大棒高高举起,而且欧盟极大可能会先拿钢铁、水泥行业开刀。

        中国的出口市场主要在欧美,钢铁、化工等高排放的制造业产品又占大头,碳壁垒 也许很快就会成为中国这个“世界工厂”面临的新壁垒。

        碳定价对中国的产业要求激增,长期来看确实会保护生态环境,倒逼中国高碳产业加速调整,但却要以牺牲中国外贸的成本优势、限制现阶段的优势产业来实现。

        大众汽车就要求中国钢铁企业提供的钢板要制定“可测量、可核查、可报告”的碳中和行动计划和路线图,如果中国钢铁企业拒绝,那就可能面临高额关税。

        有多个研究测算,随着碳关税税率的增加,中国各产业的产值会不断下降。而且,当碳关税税率分别为30美元/吨和60美元/吨时,就业人数将分别下降1.22%和2.39%,越高对中国就业的影响越大。

        如果中国的传统产业不尽早应对,会非常被动。

        在内循环中,绿色低碳经济是中国经济的新引擎。

        可再生能源不仅能让中国把能源安全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。而且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国更有潜力成为世界绿色科技超级大国。

        目前,中国的风电、光伏发电设备制造已形成完整产业链,制造规模和部分技术水平处于世界前列,相比于 2010 年,2019 年中国光伏发电成本降低了82%,陆上风电降低了39%。

        中国还是世界上最大的氢能生产国和消费国,生产了全球超过一半的电动汽车,生产了全球超过60%的动力电池。

        清华大学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的《中国长期低碳发展战略与转型路径研究》预估,在今后30年,中国若要接近实现净零排放,需要低碳投资138万亿元。

        高盛研究部预计,到2060年,中国的清洁能源基础设施投资规模将达到16万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超100万亿),创造4000万个净新增工作岗位并推动经济增长。

        百万亿级别的投资机会,意味着中国固有的经济体系会发生颠覆性变化,意味着绿色低碳有望成为动力源来畅通中国经济的双循环。

        表面上看一切只是为了低碳环保,本质却是一个基于新能源的工业体系全面升级的新战场。

        与其被动迎接,不如主动出击,争夺筹码。这就是中国的策略。

        工业体系全面升级的阶段性目标是什么?“打造一个基于零碳能源的新工业体系。”这也是远景科技集团CEO张雷在本次两会中提出的建议。

        他认为,中国制造的产品不仅将因零碳新工业体系获得外循环的“绿色通行证”,绕开碳关税,而且还因去碳而成本更低,中国制造的优势将进一步凸显,中国将从“人口红利”转向“绿能红利”,成为全球零碳新工业的中心。

        张雷还认为,工业体系去碳化带来的重构,提供了中国高端制造业“换道超车”的机会,在交通领域,中国的动力电池技术正在取代德国擅长的发动机技术;在发电领域,中国的智能风机正在取代美国擅长的燃汽轮机;在材料领域,中国崛起的合成生物技术将超越传统的化工技术。

        这会是中国制造又一次腾飞的机会。

        那么,中国哪个地方最有潜力率先建立起零碳新工业体系呢?

        答案可能会超出很多人的想象,就是在之前热议的南北差距日益被拉大的北方地区。

        现在中国GDP前十的城市中,北方城市只剩下北京一座城市,拿南北前十的城市总量一一对比,南方城市GDP除京沪外,几乎都是相对应北方城市的2倍。北方经济模式以重工业为主,过度依赖资源,在过去长达9年的大宗商品熊市中抵抗力太低,产能过剩问题严重,工业利润遭到严重挤压。

        而中国的风能资源高值区主要分布在 3 个地带:一是包括西北地区大部、华北北部、东北大部的北部风能资源丰富带;二是沿海风能资源丰富地带;三是青藏高原腹地。

        上一篇:没有了下一篇:机床导轨一般分为这几类,你知道吗?
        我要啦免费统计 女人与狗性交-性生大片免费观看-高清国产毛片在线播放,天天爱天天干天天做,欧美三级免费视频